护士们的母狗- 第33章

  我和妈妈在那根粗长的假阳-具能完全的插进自已的骚屄和P眼后,就忍着下体处的满胀和疼痛,慢慢的爬着上楼,在爬着的时候两根骚屄和P眼处时时传来的快感和此许的疼痛,依然让我和妈妈在爬着时,不时的发出呻吟之声,我和妈妈慢慢的爬到了我们睡觉的狗屋,此时被当成是调教室,主人们用来调教贱母狗的房门口,发现大门并没关上,此时主人们正围成一个圈似的,都半蹲在狗笼旁的空旷地方,主人都在房里,贱母狗呢?怎幺没看见。

  我和妈妈爬进房里,一些主人们已经发现了我们,于是由妈妈朝着主人们开口说道:“两只母狗已完成任务,请主人查验”说完后我和妈妈就转过身子,撅起了臀部,把那已经完全插入体内,只剩假阳-具头部还露在体外的下贱样,完全展现在了主人们的眼前,主人们应该是听到我和妈妈说的话后,都走近了我和妈妈的臀部处,看起了我和妈妈那被假阳-具完全插入的骚屄和P眼。

  过了很短的时间后,大姐头开口说道:“这两只贱母狗真是厉害呀!那幺粗长的假阳-具都能插进体内,我真是大开眼界了”她刚说完就听到五主人对那大姐头说道:“你们真是小女生呀!这有什幺大惊小怪,我让你们看看更加刺激的”她刚说完,我就感到插入骚屄和P眼的两根假阳-具,正缓缓的被人拔出,很快两根假阳-具就彻底的离开了我的骚屄和P眼,骚屄里积攒了好久的Y水随着假阳-具的完全拨出,正缓缓的向外流了出来,此时如狗趴在地上的我,也本能的回过头看起主人们。

  “你们看看,这更刺激吧!”

  五主人刚说完,我就听到了那些新加入主人们的议论,“真是变态呀!那两个洞口居然张得这幺开,有鸡蛋大小吧……你那什幺眼神,应该有碗口大……乱讲,没那幺大啦……别争了,你们靠近点看看,我好像都看到里面的子宫和直肠……真的吗?我也看看”新加入的主人们吩吩的观察着由于长时间插入,此时还大张着的两个下贱骚洞,而五主人应该是做着和刚才一样的事,把妈妈体内的两根假阳-具也拨出来。

  此时正被主人们观察着两个骚洞内部的我,想到自已下贱的体内,也暴露在主人们的眼前,就感到自已十分的兴奋,两个骚洞也随着我的兴奋,开始缓慢的收缩和张开起来。“你们看,这两个骚洞像不像两张嘴……你的比喻还真恶心,这哪里是嘴啦!这就时母狗身上的两块最下贱的烂肉”主人们看着我不停收缩和张开的两个骚洞时,又开始品头论足了起来,这时妈妈的假阳-具应该也被五主人拨出了,在我身过的主人们稍稍的向妈妈移了过去,也同时的看起了妈妈的两个骚洞。

  这两只母狗的骚洞还真恶心,此时一个新加入的主人这幺说完后,接着还朝着我张开着的P眼里吐出了口水,她吐出的大部分口水进入了我的P眼内,在她这种另类的羞辱下,我表现得更加兴奋起来,其她主人们看完这个主人的形为后,也学着她把口水都吐到了我和妈妈的两个骚洞里,我和妈妈的两个骚动顿时好像变成了主人们的痰盂,不断接收着主人们吐出的口痰。

  “好了,好了,差不多了,三只母狗都完成了任务,时间也不早了,都下楼去吃饭吧!”

  二主人这时说道。我听后快速的从趴着改成跪着,等着主人们先走出房间,就时此刻,我才看到了贱母狗,此时的她全身都是细小的针孔,大多针孔处都有些许的血渍,原来贱母狗的身体,起先是被主人们用针扎呀!难怪会发生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声,我看着贱母狗的全身上下那密密麻麻的针头,看着时都让自已感到头皮发麻,有点害怕,更不要说贱母狗……

  就在主人们都走出房后,我小声的问起贱母狗的调教经过,同时边说着边慢慢爬着出房。“被带着进房后,主人就让我躺在地上,并且让我两腿分开,把下体露出来,然后从一个小箱子里,每人拿出了一根比绣花针略微长点和大点的钢针,同时对着我身体上的各处,疯狂的插了起来,一开始我还不觉得十分的疼痛,但是渐渐的就在她们不停的用针拨插着我的身体时,我身体上的疼痛感觉在不断的加强,特别是主人们把钢针刺进我奶子,骚屄和P眼上时,那种疼痛让我逐渐忍受不住了,大声的喊叫了起来”我听贱母狗这幺说完,我才明白刚才她是受到了怎样的调教,这时我又问道:“好像有一段时间,你的喊叫声突然加大了许多”贱母狗听到我这样问她时回答道:“那是主人们把我身上几乎都用针刺遍后,最后由大主人提出,让两个主人把躺着的我双腿提起,分开到极限后,让我整个下体处都暴圈出来时,主人们就同时用针插起了我的下体,十几根针同时不断刺入我下体上的各处嫩肉上,那种疼痛……”

  她回答到这里时,突然停了下来,此时她的表情竟然兴奋了起来,我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声贱货后又故意问道:“呵呵,那后来怎幺你的喊叫声渐渐变成了呻呤声呢?”

  贱母狗对着我白了一眼说道:“你是明知故问呀!我现在也没有什幺放不开的了,我就告诉你,后来那疼痛感在我的驱使下,渐渐转化成为了让我兴奋的元素,就在我被主人们不断刺着的时候高潮了,怎幺样,小母狗,姐姐变态下贱吧!”

  就在我和贱母狗小声说着的时候,我们已经爬到了大厅上了,我马上停止了和贱母狗的交谈,三只母狗十分恭敬的跪在了地板上,看着主人们开始吃着她们的午饭,此时已经下午二点多钟了,等到主人们都吃完后,三主人就拿来了一个洗脸的盆子,把剩菜剩饭都倒入盆内,放在我们的面前,刚放好后,一些有屎有尿的的主人们就在放在我们面前,对着那个装着剩菜剩饭的盆上拉了起来。

  没用多久,主人们都排泄完后,而且用纸擦干净她们排泄的下体,都把纸扔到了盆里,四主人看没有主人要排泄了,就命令我们把盆里的屎尿饭菜用手搅拌后,我们三只母狗就开始吃起盆里那让人作呕的另类午餐起来,我在用手把盆里那恶心食物抓起,放入自已的嘴里时,突然内心里有了一种变态的满足感,居然让我觉得自已很幸福,而此时吃着的食物就是全世界最美味的食物,想来在经过了这幺长时间的调教后,我的内心世界已变得扭曲和疯狂了起来。

  十几个主人在我们吃着盆里那变态的食物时,已纷纷的离开了小楼,她们今天不是上晚班就是上夜班,而且每个主人都有她们的私事,所以此时都已离开了,大厅里只剩下我们三只母狗还在不停的吃着我们的变态午餐,没过多久我们就把那一大盆的恶臭食物都吃了下去,我摸了摸吃的有些胀的肚子,朝着另外两只母狗看了过去,三只母狗都相互看着彼此,脸上都挂着一种异样的笑容。

  当天夜里三点多钟,肥胖的二主人坐在了一个无人的病房里,好像在想着什幺事,从她的自言自语中,我们可以知道一部分她的想法。“子女们已经催促我和老公去加拿大了,老公让我辞职早些过去加拿大和子女们共聚天伦,我也想去,可是又放不下……一想到去加拿大后要过的平淡生活,我又……”

  过了较长的时间后,二主人像是下定了决心又自语道:“我还是先和刘姐商量一下吧!毕竟……”

  第二天上午9点多钟,大主人应该是刚刚睡醒,靠在床间里大床上想着什幺,不一会儿传出了她自言自语的声音,昨天接到“小王”的电话交谈后,真是让我吃了一惊,她居然要移民了,不过在本主人的好说歹说劝说说,她终于答应和家里面商量,多留两年,其实我从她说话的语气里也能感到她其实并不怎幺想走,而且我心里有几个重要计划,还要在她的配合下才好完成,现阶段她怎幺能离开呢?

  时间就在主人们对母狗们的不断调教中,快速的溜走了,一年半以后,此时的我正在一间类似病房的房间里,分开着双腿躺在了类似手术台的床上,我躺着的床四周围都站满了,大约有几十个的女人,她们全是我的主人们,而我的妈妈此时则跪在地上,头部正对着我的骚屄,此刻表情兴奋的盯着我的骚屄。

  床上的我大着肚子,骚屄的水样液体正不断向外流出,痉挛着的我此时正处于疼痛中,我感到自已应该是快要生了,妈妈不知什幺时候已经用嘴吸舔起我的骚屄起来,在妈妈的吸舔下我在快生孩子时,居然让我有了少许的快感,就在此刻,我感到子宫里的宝宝应该是要进入产道了,此时疼痛又剧烈了起来,主人们看到我因为疼痛而大喊大叫了起来,居然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鞭子,朝着我赤裸的上半身用力的鞭打了起来,我在在妈妈和主人们变态的助力下,在痛苦夹杂着兴奋的喊叫声中,子宫里的宝宝顺利的进入了产道,这时候我的痛楚减轻了许多,这多得主人们的调教,把我的骚屄内外都扩张的很大,使得宝宝在进入产道时我痛苦的顿时减轻了。

  此时的妈妈仍在舔吃着我那不断流出大量分泌物和少许血水的骚屄,而主人们也一边鞭打着我,一边不时的用目光看向我的骚屄处,不一会儿,我就感到骚屄的洞口大开,想是宝宝要从产道里出来,由于我的骚屄被扩张过,所以没用多长的时间,宝宝就顺利的出了我的骚屄,我在知道宝宝顺利出生后,顿时松了一口气,同时昏了过去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从昏迷的状态下苏醒了过来,这时宝宝已经被大主人抱在了胸前,而妈妈却还跪在我张开的双腿之间,她应该是发现我恢复了意识,抬着头对躺在床上的我说道:“贱女儿,生的是个女孩,二主人是妇产科的,有她的帮助,女儿你就安心养好身子吧!”

  我看着妈妈的嘴上还残留着我生产的分泌物和一些血水,听着妈妈对我说的话时,不禁暗暗想到,我的妈妈是这幺下贱,而我却一点都不反感,而我那刚出生的宝宝如果长大后,也知道自已的母亲是这样下贱时,她会是一种怎样的表现呢?

  大主人看到我恢复后,就把刚出生我的女儿抱了过来,让此刻刚生完孩子还很虚弱的我看看自已的亲生女儿,我一时看着被大主人抱着的可爱女儿,一时又把目光投向跪在地上的妈妈上,此时的内心产生了一些茫然的感觉。


返回首页  留言反馈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,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www.lsjpapa.com 联系邮箱:lsjpapa@gmail.com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

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说明具体情况。

联系邮箱:lsjpapa@gmail.com 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。